E小说 - 其他小说 - 近身龙婿薛雨泽在线阅读 - 第299章 千钧一发之际

第299章 千钧一发之际

        宁烟媚所说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字都足以让人为之动容,而且宁烟媚的每一个字,每一句话,都充满了无尽的恨意,同时身上的杀意也变得更加旺盛了起来,恨不得立即动手将谢静竹给一剑斩杀!

        站在一旁的薛雨泽,在听到宁烟媚这一番话,内心中久久无法平息!

        宁烟媚可是宁安邦的女儿,宁烟媚的母亲更是宁安邦的原配妻子,薛雨泽不相信发生这一切,宁安邦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宁安邦却什么都没有去做,如果宁安邦稍微做点什么,宁烟媚也不会有如此大的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到底,一切都是宁安邦的错,当初宁安邦稍微做点什么,事情都不会走到这一步!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是你,还是你儿子,我都不会放过!”宁烟媚满脸狰狞的说道:“我会将你们全部都给斩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然,我枉为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宁烟媚便将手中的利剑给举起,作势就要朝着谢静竹挥斩而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宁烟媚将利剑给挥斩而下的时候,一道如同闷雷般的声音忽然在四周响起:“住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    手起,剑落,谢静竹的脑袋直接滚落到地面上不说,同时谢静竹连一声哀嚎都没有来得及发出,就被宁烟媚给斩杀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有人开口了,宁烟媚也没有丝毫的停留,最终还是将谢静竹给斩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宁安邦在看到面前的这一幕后,脸上有痛,有悔恨,总之复杂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刚刚从外面走进来的男人,在看到宁烟媚竟然一点面子都没有给自己,完全是手起剑落,使得男人的脸上露出了一道浓厚的怒意!

        “宁烟媚,我说的话,你难道没有听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宁烟媚转过头看向了来人,满脸冰冷的说道:“康俊民,宁家的事情,什么时候轮到你康家来管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谢静竹让人通知康俊民,他是来了,但自己去被杀了,哪怕康俊民开口,宁烟媚都没有去理会,完全将其给彻底的无视,甚至还有种没有将其给放在眼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康俊民在听到宁烟媚的话,脸色立即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都想要杀我,为什么我不能够将你们给杀掉呢!”宁烟媚仿佛知道康俊民想要说什么一样,直接打断了他的话:“今天我就杀了,还有你儿子,你找到尸体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告诉你,别白费力气了,老娘我已经让人将他给剁成了肉馅,然后去喂狗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宁烟媚,你找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本来,康俊民还想着等三天后,将宁烟媚给杀掉呢,可是现在宁烟媚的话已经深深的将其给激怒,使得康俊民现在只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把宁烟媚给斩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康俊民就地一弹,急速的朝着宁烟媚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康俊民乃是宗师级别的高手,薛雨泽可以不将其给放在眼中,但宁烟媚却根本不敢无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康俊民忽然袭来,一股铺天盖地的威压,立即疯狂的朝着宁烟媚侵袭而来,使得宁烟媚的一颗心脏都忍不住的为之轻颤了起来,一股浓厚的恐惧感瞬间从心头涌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宁烟媚只感觉自己就像是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孤舟般,随时都可能被这股惊涛骇浪给击沉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宁烟媚还只感觉自己的四肢变得僵硬了起来,根本就无法动弹丝毫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康俊民出现在宁烟媚面前的刹那,薛雨泽嗖的一下出现在了宁烟媚的面前,并且右手紧紧的在攥在一起,迅速轰砸而出!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    沉闷的响声传出,接着只见康俊民不受控制的后退了数步,而薛雨泽也是微微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拳轰出,薛雨泽不仅仅保下了宁烟媚,更是将康俊民给击退,这样的一幕落在众人的耳中,让众人的一颗心脏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,脸上更是充满了浓厚的不可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薛雨泽竟然一拳将康俊民给逼退了?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亲眼所见,众人依旧都觉得自己产生了幻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一旁的赵玉和,满脸平静,仿佛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薛雨泽站在宁烟媚的面前,就如同一座大山一样,将宁烟媚给护在身后,仿佛有他在,旁人休想伤到宁烟媚一根头发!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一股浓厚的安全感立即侵袭宁烟媚全身上下,使得宁烟媚在看向薛雨泽的目光也变得有些痴迷了起来,甚至宁烟媚都开始在想,若这个男人是自己的,该有多好啊!

        康俊民在稳住身形后,目光就落在了薛雨泽的身上,双眸中更是充满了狠辣的神色:“你是薛雨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就是我!”薛雨泽轻描淡写的说道:“你儿子是我杀掉的,你若是想要杀宁烟媚,得先杀掉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用说,我也会将你给杀掉的!”康俊民咬牙切齿的对着薛雨泽说道:“今天我会用你的血来祭奠我儿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落下,康俊民就地一弹,整个人便如同从落日弓上面射出去的箭矢一般,嗖的一下就到了薛雨泽的面前,右手五指紧绷在一起,宛如锋利的手刀一样,急速的朝着薛雨泽的喉咙上面斩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这不过是手刀,但其锋利程度丝毫不弱于真刀,一刀挥斩而出,空气瞬间粉碎开来,凌厉的劲风,吹打而来,落在身上如刀割般的疼痛不说,并且还将薛雨泽身上的衣服给吹破,甚至落在身上,隐约中还将薛雨泽的皮肤给刺破,微微有些鲜血从中流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康俊民是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便是凌厉的杀招,根本就没有给薛雨泽任何活命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薛雨泽脚步微微一错,便恰到好处的躲闪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薛雨泽刚刚躲闪开来,康俊民的手刀就迅速的为之一变,横向朝着薛雨泽再次斩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康俊民的攻击凌厉到了极点,并且还十分的狠辣,完全就是奔着薛雨泽的命而来,根本不留有任何的余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乎只是一个呼吸间的功夫,康俊民的手刀就到了薛雨泽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薛雨泽被康俊民的手刀给砍中的话,那么就算是不死,也绝对会重伤。

        宁烟媚在看到这一幕后,一颗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眼上面,几乎是本能的喊道:“小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