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小说 - 其他小说 - 近身龙婿薛雨泽在线阅读 - 第192章 非宗师巅峰,皆为蝼蚁

第192章 非宗师巅峰,皆为蝼蚁

        柳生飞熊来炎黄的消息传出,各方势力纷纷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柳生飞熊来炎黄,肯定是冲着九鼎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大家也清楚,薛雨泽很是难对付,毕竟薛雨泽乃是拥有万人屠的天命宗师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没有人敢轻举妄动,九鼎固然是宝贝,但也要有命去拿,有命去利用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命没了,可就真的什么都没了,所以不管是任何东西,前提都要有命才行!

        不然的话,一切都是扯淡。

        柳生飞熊的到来,让不少人都觉得,或许柳生飞熊和薛雨泽动手,最好的结果,也是两败俱伤,到时候他们完全可以捡漏,毕竟柳生飞熊也是宗师,和薛雨泽绝对能够抗衡,可是谁曾想柳生飞熊竟然被薛雨泽给杀掉了,而薛雨泽也就只是挨了柳生飞熊一刀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一刀还不是致命的,从而导致让他们陷入到了死亡的危机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三个人的心中也都很清楚,若是他们不联手的话,只能够是被薛雨泽给逐一击破,从而走向死亡!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他们只有联手,或许才能够有一线的生机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这三个人立即联合在了一起,不约而同的对薛雨泽发动了凌厉的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这三个人联手,可薛雨泽却根本没有丝毫的惧意,甚至连丝毫的神情波动都没有,依旧显得异常的冰冷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在薛雨泽的眼中,这三个人不过就是死人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薛雨泽手持蟒蛇剑,完全就如同一尊杀神一样,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    蟒蛇剑在薛雨泽的手中,宛如薛雨泽的第三只手一样,被赋予了生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    薛雨泽的右手一挽,数道剑花立即浮现在了半空中,就如同璀璨的烟火般,显得十分的刺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蟒蛇剑转动,就如同一条眼镜蛇王一样,尤其剑尖,更是如同毒蛇从口中吐出来的蛇信,摄人心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    剑出,沉闷的响声传出,接着只见一条手臂直接被蟒蛇剑给斩断,掉落在地面上,猩红的鲜血如同喷泉一样,直接从对方的肩膀上面喷洒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薛雨泽的右腿迅速的弹出,狠狠的踢在了对方的身上,一脚将其给踢飞而出,使得对方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两个人在看到这一幕后,心中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们两人走神的刹那,薛雨泽手中的蟒蛇剑,如同从地狱中冒出来的镰刀一样,专门收割人的灵魂!

    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道沉闷的响声传出,接着只见两人的喉咙上面全部都出现了一道伤口,接着猩红而又浓稠的鲜血立即从中喷洒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个人想要伸出手,捂住自己的脖子,阻止鲜血从中流出,可是他们刚刚抬起手,便轰然倒在了地面上,就如同被宰杀过扔在地面上的公鸡一样,抽搐了几下之后,便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动静,显然是已经死的不能够在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薛雨泽杀了这两个人,便将目光落在了被他给斩断一条手臂的男人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这个男人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,在看向薛雨泽的目光中,充满了浓厚的恐惧和慌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大宗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宗师!

        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境界,多少人一辈子都无法踏足的境界,可薛雨泽呢?

        如此的年轻,若真的是大宗师的话,那么日后,谁能够与之匹敌,同时若是不夭折的话,那么日后,薛雨泽岂不是要俯视整个古武所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薛雨泽面无表情的在这个男人的身上扫视了一眼!

        “非宗师巅峰,在我面前,皆为蝼蚁!”薛雨泽冷声说道:“现在你可以去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薛雨泽虽然没有直接告诉对方,自己到底是什么境界,但这句话也绝对能够让他联想到很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薛雨泽手中的利剑直接投掷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    蟒蛇剑就如同从落日弓上面射出去的箭矢一样,带着一股势如破竹之势,呼啸而去,直接刺进了对方的胸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东方朝天在利用你们所有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的功夫,薛雨泽走到了对方的面前,将插在对方胸口的蟒蛇剑直接给拔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利剑穿透了对方的身体,但是当蟒蛇剑从他身体中拔出来的那一刻,却没有沾染丝毫的鲜血!

        将利剑给收回,薛雨泽看了一眼地面上的柳生飞熊,然后单手拎着柳生飞熊的尸体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另外的五个人,薛雨泽根本就没有去理会!

        薛雨泽刚刚离开,在这茂密的丛林中,忽然走出了一个老者,老者望着薛雨泽离去的背影,眼睛中闪烁着极其复杂的神色:“好一把诡异的剑,好一个天命宗师,真是让人心悸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老者略显枯皱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惊恐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薛雨泽在和柳生飞熊动手的时候,他就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,他从头到尾目睹了一切,也正是因为目睹了一切,这才让他心中对薛雨泽充满了忌惮,尤其是薛雨泽手中的那把剑,更是诡异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辈子都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利剑,竟然如同一条蛇一样的剑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薛雨泽手中的利剑,完全就是一条蛇盘曲而成,蛇尾化作剑柄,蛇头化作剑尖,同时蛇头还张开,就如同毒蛇吐信一样,使得剑尖直接分叉,让这把剑有两叉,这分开的两叉都完全如同剑尖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薛雨泽根本不知道这暗中还隐藏着一个人,他也没有丝毫的察觉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让薛雨泽给知道的话,薛雨泽肯定也会心颤不已,能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隐匿起来,还不让自己发现,这个人绝对不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老人望着薛雨泽离去的背影,从口中慢慢的吐出了一口闷气,充满忌惮的脸上也慢慢变得有些苦涩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家主啊,看来,你将会有麻烦了,这位不是什么省油的灯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人满是无奈的摇头:“家主,真不知道,若是您知道他轻而易举的将柳生飞熊给杀掉了,会如何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老人再次轻叹一声,无奈而又苦涩的脸上也涌现了一道惋惜和复杂的神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