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小说 - 其他小说 - 近身龙婿薛雨泽在线阅读 - 第82章 当我冉冬夜是摆设吗

第82章 当我冉冬夜是摆设吗

        当薛雨泽来到前院的时候,林雅清正在被一行人给针对,并且还有人对着林雅清叫嚣着,让林雅清跪下给司马云道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使得薛雨泽心头充满了不解和疑惑,这什么情况,自己不过是离开一会的功夫,发生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薛雨泽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见薛雨泽回来,并没有发现林万里后,立即就有人喊道:“薛雨泽这个废物回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在了薛雨泽的身上,司马云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云在看向薛雨泽的时候,脸上还充满了笑容,显得很是得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清儿,怎么了?”薛雨泽见林雅清冰冷的脸色微微有些难看后,立即询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够怎么,打赌输了呗!”林梦立即幸灾乐祸的说道:“林雅清,咱们林氏一族的人,可都是输得起的人,如今你既然输了,就应该说到做到,给司马先生跪下,别让人小瞧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梦,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的可是事实,是你要和司马先生打赌的,怎么如今输了,要耍赖了?”林梦满脸鄙夷的说道:“不过你要是耍赖的话,也无所谓,我想司马先生也不会和你计较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我会计较!”司马云立即否决了林梦的话:“我这个人向来一是一,二是二,输了就是输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做人就要输得起,当然若是林小姐想要赖账的话,那么我将会用我自己办法,让林小姐兑换赌约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司马云将目光落在了薛雨泽的身上:“当然,若是林小姐的丈夫代替林小姐跪下的话,也可以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薛雨泽也算是明白了七七八八,林雅清和司马云不知道赌了什么,最终输给了司马云,现在司马云正在逼迫林雅清兑换赌约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林雅清明显不想要兑换,想要赖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自己的赌约,我输了和别人没关系!”林雅清立即说道:“不就是给你跪下,我林雅清输得起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林雅清就要跪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薛雨泽立即伸出手就拉住了林雅清,制止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输了!”林雅清看了一眼薛雨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薛雨泽的话音刚刚落下,只听一道沉闷的脚步声忽然从门口响起,从而使得不少人都扭头朝着声音来源处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只见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从门口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上身穿着一件天蓝色的衬衣,袖口微微卷起,露出了古铜色的肌肤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一张国字脸,浓眉大眼,尤其是那双眼睛,狭窄而又细长,稍微和他对视一眼,就让人感觉就像是在面对一头饿狼一样,让人浑身上下都情不自禁的泛起一股冰冷的凉意!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云在看到这个男人后,脸色立即为之大变,显得很是惶恐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小姐,你这回来了,也不和我说一声啊!”男人昂首挺胸的从外面走进来,根本就没有去看任何人,只是盯着林雅清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在他的眼中,其他人都不过是空气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男人在抬起脚步朝着林雅清走来的时候,每一步都仿佛是经过尺子度量一般,中间的间距几乎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林雅清微微一愣,黛眉也慢慢的蹙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前的这个男人,林雅清也知道,他叫冉冬夜,是帝都最有权势的人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的权势全部都是靠自己打拼出来的,虽然冉冬夜出身不差,可是他出生的时候,冉家已经没落,如今冉家能够东山再起,说是冉冬夜的功劳都丝毫不为过!

        林雅清可以发誓,自己从来都和冉冬夜没有任何的交集,也就见过两次面而已,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冉冬夜忽然到来,还主动和自己打招呼,让林雅清真的很是意外,也很惊讶,根本不清楚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林雅清的脑海中涌现一个大胆的猜想!

        难道是薛雨泽?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念头刚刚在脑海中涌现,便立即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之前薛雨泽说过,司马云乃是他养的一条狗而已,若这话是真的,那么薛雨泽认识冉冬夜就很正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冉先生!”林雅清的声音虽然一如既往的清冷,但是态度却极其客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现在林雅清也不知道情况,所以还是客气点比较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小姐,你这不够意思啊,回来了,都不说告诉我一声!”冉冬夜面带笑容的说道:“之前我去外面的时候,可是还特意的去拜见了伯母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冉冬夜这话一出,让林雅清一愣,难道冉冬夜不是薛雨泽叫来,而是冉冬夜真的是知道了自己回来,所以才过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听冉冬夜这意思,他好像和自己的母亲有交集,自己之前怎么都不知道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冉先生,您认识我母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!”冉冬夜很是认真的说道:“我还答应了伯母,以后要好好照顾你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冉冬夜的眉头皱在了一起:“难道伯母没有告诉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雅清轻轻的摇头,如果不是冉冬夜今天说起,林雅清到现在都不知道他和自己的母亲认识呢!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怪不得林小姐在看到我之后会很惊讶和诧异呢,原来是伯母没有和你说起过我啊!”冉冬夜长叹了一声,有些失望的说道:“我还以为伯母已经告诉了你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冉先生,我母亲可能是怕我借用您的关系,做一些事情,所以才没有说,她没有其他的意思!”林雅清急忙帮自己的母亲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!”冉冬夜毫不在乎摆了摆手:“林小姐,不知道你现在有时间吗,我请你去喝茶,顺便和你聊点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难处?”冉冬夜的眉头立即皱在了一起:“还是说,林氏一族的盛宴,任何人不得离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是的话,简单,我和林老打一声招呼,林老还是会给我点面子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是其他的事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打赌输给了司马云,现在要履行赌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小姐,你也是的,怎么和一条狗打赌啊!”冉冬夜微微叹息了一声,显得很是失望:“你要是无聊的话,找个人去打赌不好吗,非要找一条狗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冉冬夜看向了司马云:“哈巴狗,来帝都了,怎么不通知我一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冉冬夜,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巴狗,滚蛋,帝都不欢迎你!”冉冬夜直接打断了司马云的话,语气平淡,态度却很嚣张:“除非是你主人给我打电话,不然的话,老子断你的狗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冉先生,他真的是一条狗吗?”林雅清忽然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!”冉冬夜极其认真而又信誓旦旦的保证道:“他绝对是一条狗,这样说吧,冷悠然那个女人在他面前,他都不敢放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他背后的主人是谁,我就不方便告诉你了,不然的话,会有点小麻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司马云,你不是说你不是一条狗吗,而且我这里可是还有录像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冉冬夜立即来了兴致:“我看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冉冬夜在看到这上面的视频后,脸上的笑容当即变得浓厚了起来:“林小姐,我想你肯定认识冷悠然,你可以将这东西发给冷悠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,你坐在这里看戏就可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我也得打个电话!”冉冬夜慢慢的将目光落在了司马云的身上:“林小姐的母亲对我可是有大恩的,我也答应了林小姐的母亲,将林小姐给当做妹妹来看待,如今有人要欺负我妹妹,真当我冉冬夜是摆设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云在听到冉冬夜的话后,脸色一变,心中也涌现了一道不好的预感,而就在这个时候,冉冬夜猛然踢出一腿,重重的落在了司马云的身上!